2009年,一個陣亡的菲律賓海軍親屬在哭泣。她的兄弟參與了剿滅阿布沙耶夫武裝極端分子的行動。 近日在沙巴被綁架的中國游客。 沙巴靠近菲律賓,是菲綁匪青睞的作案地。 一澳大利亞游客在菲旅游期間被綁,付贖金後被釋。 菲律賓南部的穆斯林游擊隊領袖。
  2日,馬來西亞沙巴一酒店,1名中國上海女游客被持槍武裝人員帶走。綁架者最終被證實來自菲律賓,這讓人想起2010年的香港游客遭劫持事件。
  事實上,綁架已成菲律賓的“特色產業”,以至政府、議會、民眾對此麻木不仁。因此,《財富》雜誌1996年將馬尼拉評為“世界綁架之都”。
  專題:趙海建
  “綁匪文化”由來已久
  菲律賓的綁架活動之猖獗,可謂全球聞名,就連一些菲律賓人都開玩笑地稱自己的國家為“世界綁架之都”。其實,菲律賓的綁架活動很早就有,並非這兩年才開始,只不過有時打擊得力,不那麼猖獗而已。
  現象:
  3天一起綁架
  菲律賓綁架事件大致分3類。第一類是在大馬尼拉及其他城市綁架商人,特別是華裔商人或其家眷以勒索贖金;第二類是阿布沙耶夫組織及其他穆斯林反政府武裝製造的綁架事件;第三類是其他反政府武裝或小犯罪集團因各種不同動機製造的綁架事件。
  早在阿布沙耶夫武裝組織成立前,菲律賓就是一個綁架事件頻發的國家。這被認為與菲律賓傳統的“綁匪文化”有關,當地富裕階層經常被歹徒綁架索要贖金。菲警方的數據顯示,近十年平均每3天發生一起綁架案件,平均每年發生100多起。這還不包括人質家屬未向警方報案、私下交付贖金解決綁架案件。外界估計,此類未報警案件,至少達已報警案件總數的50%以上。
  重點:
  綁匪最愛沙巴
  近些年來,沙巴州已多次發生反政府武裝入境劫人質、槍殺外國人事件。原來,和該州隔海相望的南部,是菲政府管控不力的地區,多個極端勢力盤踞該地。綁架上海女游客的阿布沙耶夫組織就在菲律賓南部蘇祿省霍洛島擁有自己的大本營。
  除阿布沙耶夫外,該地區還存在多個分離主義組織,他們常年和菲政府軍對抗。這些悍匪製造的綁架案絕大多數沒有政治意圖,主要是為了謀求錢財。而防守不嚴的馬來西亞東部沿岸成了他們最愛下手的地區。
  2013年11月15日,一對中國臺灣夫妻在沙巴汶汶島遭不明身份槍手襲擊。丈夫身亡,妻子被擄走。2010年,兩名華人在沙巴遭阿布沙耶夫武裝人員綁架。
  範圍:
  不僅針對華人
  綁架已成菲華人日常生活中一塊揮之不去的烏雲:兒童們被送到用鐵柵欄圍起來的學校讀書;大一點的子女乾脆被送回中國;保鏢隨處可見;如何避開綁匪更是餐桌上爭論的焦點。
  當然,非華裔菲律賓人被綁架的人數也在增加。2002年,意氣風發的年輕眾議員萊德斯瑪的一對兒女上學途中被綁架,4天后獲釋。有媒體披露,萊德斯瑪交付500萬比索(近10萬美元)贖金。36歲的萊德斯瑪是本家族億萬財產的繼承人,正和女紅星阿松塔談戀愛並準備結婚。兩人都是曝光率極高的人物,所以萊德斯瑪的兒女被綁架受到社會的廣泛關註,時任總統阿羅約親自指揮營救行動。兩個孩子獲釋後,阿羅約接見這一家人,承認這起事件給菲政府維護社會治安的形象極大地抹黑。
  被綁架的外國人中,不僅有中國人,還有新加坡、英國、日本、韓國、加拿大、意大利等國商人、游客、傳教士等。2001年11月,法國大使夫人和司機被綁架,得知其身份後,綁匪兩小時後就將其釋放,聲稱“綁錯了人”。
  綁架產業
  擴張之路
  在菲律賓,“純粹只為錢”的罪惡營生盛行數十年,形成產業。犯罪組織不僅和當地居民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有政府官員從贖金中分一杯羹。
  作為土生土長的本土恐怖組織,阿布沙耶夫武裝組織同樣熱衷於以綁架牟利。
  贖金要求“內外有別”
  印尼《雅加達郵報》稱,在菲律賓霍洛島,“綁架生意”已經形成一條完善的產業鏈。首先,不法分子赴馬來西亞的旅游勝地或菲律賓其他地區綁架游客或富人。得手後,對於“肉票”的處置方法大抵分兩種:他們既可以把人質直接賣給當地武裝團夥,由後者收取巨額贖金;也可以在武裝團夥的保護下,自己收取贖金,將部分贖金支付給武裝團夥作為“保護費”。由於霍洛島幾乎完全不受菲當局管控,絲毫沒有法紀可言,該地也成為看押人質的一個理想場所。
  這些犯罪組織對於贖金的要求標準不一。以阿布沙耶夫為例,該組織對於菲籍人質的贖金通常為6.6萬美元左右;對外籍人士,該組織往往會“獅子大開口”,贖金從幾十萬到上百萬美元不等。
  菲《每日問詢者報》稱,2013年被綁架的中國臺灣游客,就是在家人支付了30萬美元左右的贖金後才獲釋放。
  貧困居民“從中受益”
  在菲律賓政府的打擊下,阿布沙耶夫武裝人數不斷減少,目前在400人左右。
  自“9·11”事件以來,美國與東南亞合作打擊恐怖主義組織,掐斷了後者的資金鏈。而阿布沙耶夫武裝的資金很多來自中東,包括“基地”組織。如今,在缺乏資金的情況下,該組織主要依靠綁架索取贖金維持運轉。
  2000年4月23日,阿布沙耶夫武裝從馬來西亞度假勝地劫持了包括美國人在內的21名外國人質,逃往霍洛島。此事件以菲律賓政府交付2500萬美元贖金告終。此後,該組織得寸進尺,反覆使用綁架手段勒索人質國政府和家屬。
  由於看守、傳達信息、聯絡等環節需要幫手,綁架因而成了阿布沙耶夫所占據的島上長期失業、貧困潦倒的居民的“變相職業”。同時,當地其他武裝組織也以889至2222美元的價碼,為阿布沙耶夫提供武裝看守人質的服務。
  帶動保險業走俏
  沉寂多年後,如今阿布沙耶夫以好戰組織的嶄新面貌重新浮出水面。它不僅要挾人質成其所願,讓政府束手無策丟盡了臉面;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它走在政府前面為當地貧困人口帶來了經濟利益。菲律賓南部的極端貧瘠促使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阿布沙耶夫武裝。
  更糟糕的是,除了通過綁架賺錢之外,該組織還將綁架視為一種作戰手段。 每當菲律賓政府軍大規模圍剿該組織時,阿布沙耶夫組織就會出動精銳武裝團體綁架菲律賓本國或外國人質,迫使政府軍放鬆對該組織的圍剿行動。2012年6月3日,阿布沙耶夫殺害了在巴拉望島綁架的兩名菲律賓人,並將其中一名人質的頭砍下,扔在鬧市街頭示威,以報複政府軍在巴西蘭省蘇米西普鎮山區的軍事行動。
  由於綁架案件經常發生,甚至給保險業帶來了生意。馬尼拉一家名為“皮勒姆計劃”的保險公司藉機開辦了一項新的保險業務:為被綁架者提供贖金。投保1萬美元的客戶如果被綁架了,可以獲得100萬美元的保金,這筆錢將用於營救和付贖金。
  該公司告訴客戶,千萬不可以向他人宣傳:“我已經買保險,不用再擔心被綁架”,因為要是被綁匪知道了,肯定得對此人動歪腦筋。
  記者觀察
  綁架風何時了?
  綁架頻發已成為菲律賓一張極不光彩的“招牌”。綁架對菲旅游業帶來消極影響。菲政府打擊犯罪的力度不可謂不大,但總是疲於應付此起彼伏的綁架事件。綁架盛行是有原因的。
  首先,綁匪在與政府的鬥爭中已成長為訓練有素、手段殘忍的亡命之徒。屢屢得手的高額贖金,更是誘使不少人一再鋌而走險。
  其次,當地民眾的縱容。巨大的貧富差距,普遍的低收入,生存已成為一些貧窮居民的最低需求,手段如何則不考慮。當地部分民眾對綁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使警方的打擊力度削弱。
  最後,由於菲疏於對槍械管理,導致槍支泛濫現象嚴重,阿布沙耶夫之流綁匪得到武器後也很易掩護,他們扛起槍是劫匪,一湊夥兒,就成為具有一定戰鬥力的匪幫;槍一扔,化整為零,又變成了平民百姓。這給政府軍的剿匪行動增加很多難度。
  就本次綁架來說,叢林中拯救人質的行動複雜危險。尤其是阿布沙耶夫組織盤踞的棉蘭老島被稱為“恐怖之鄉”。該島嶼不僅地形複雜,而且當地居民普遍與阿布沙耶夫組織聯繫頗深。當地的摩洛族原住民一直堅持享有自治權利,反對菲律賓政府插手棉蘭老島事務,是非常活躍的民族分裂勢力。
  人質拯救依賴非常精準的情報,無論美國還是菲本土的情報機構,都未曾成功滲透入阿布沙耶夫組織。因而在過去10年中,雖然策划了多起恐怖襲擊行動,阿布沙耶夫組織卻從未被武力挫敗過。
  如今,菲律賓政府軍要想實施武力營救幾乎不可能,而這將進一步縱容綁架行為。
  新聞鏈接
  全球每年1.2萬人被綁
  “產值”超10億英鎊
  據英國《獨立報》報道,從墨西哥城到索馬裡首都摩加迪沙,從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蘇爾到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被綁架的人數不斷增長。整體來說,每年被綁架的總人數至少達到1.2萬人。
  過去,綁架人質多出於政治目的。但現在,綁架事件逐步趨向商業化,大多數都是為了索要贖金。
  綁架行業中的雇員不僅包括十幾歲的流氓,也催生了一個對抗犯罪分子的行業。這個行業中成員不僅包括提供綁架勒索保險的公司,也包括收取高額費用的談判人員、律師和保安人員。目前,綁架贖金保險業務主要由美國國際集團,倫敦勞合社以及美國邱博保險集團三大保險公司主導,全球此類保單價值接近3億美元。據統計,全球綁架行業每年的產值至少達到10億英鎊。  (原標題:菲“綁架產業”怎樣煉成�
創作者介紹

甜甜圈

oi53oipj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